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堕】(22-23)【作者:druid12345】: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二章妈妈的真面目

  我和妈妈对视着,屋里死一般的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终于开口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爸爸告诉你的么?」

  我摇了摇头,「我都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妈妈的声音开始颤抖了。

  「所有……我一直跟在你们后面……」当然,那次在沙发下偷窥的事情太丢人,我没敢说出来。

  「源太啊,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这个事,你还太小,可能没法理解……」妈妈似乎十分地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眼睛都憋红了。我看着妈妈难过,心里也难过,心一横,难以出口的话都由我来说吧。

  「你们……是在玩SM游戏么?」我红着脸问道。

  「是……」妈妈艰难地承认。

  「你们……是女王和奴隶的关系么?」我的脸更红了。

  妈妈沉默不语。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鼓起最后的勇气。

  「你问吧……」妈妈已经开始小声地哭泣。

  「当年爸爸说的那个男人是敏夫叔叔么?你们离婚是因为他么?」我平静地说出了最后的问题,但是内心里实际已经是翻江倒海了!

  「是,你爸爸当年查到了我们一起住旅馆的记录,但是我们并不是在那个,你懂嘛?而是在玩游戏。我跟你爸爸早就没有感情了,我恨他!敏夫的事情只不过是一根导火索而已……你明白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低下了头,不知道说什么。屋里的气氛又变得非常安静,只有妈妈抽泣的声音。

  这种气氛像一条绞索,逐渐扼紧了我的咽喉。我终于承受不了了!猛地站了起来。

  妈妈一惊,眼泪夺眶而出,「源太!你是要离开妈妈了么?!源太!你不要走!妈妈不能没有你!」

  我一下跪到在妈妈的脚下,抱着妈妈的黑丝美腿就哭了起来。「妈妈,这些年我想你!本来你回来我好高兴!可是我发现你骗我!你有事情瞒着我!我心里好难过,好纠结!我就自己查!查到了真相!今天终于把话都说开了!妈妈!不管你怎么样!我都爱你!我不会离开你的!」妈妈听到我不会离开她,也非常激动,吻了吻我的额头,就把我搂进了她的怀里。

  我和妈妈就这样抱着,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捅破了这些东西,我感到遮盖在自己心头的乌云似乎破开了一个口子,灿烂的阳光照了进来。我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困扰我多年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待到妈妈平静了之后,我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妈妈的眼睛,那双凤眼里全是温柔和喜悦。我鼓起勇气,说道:「妈妈,我有一件事要向你坦白……」

  「什么事?」妈妈看到我认真的样子,也坐直了身子。

  「其实我也是个M男,我好想当您的奴隶!」我激动地说。

  屋里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我有些粗重的呼吸声。母亲呆了半晌,才幽幽地说道:「怪不得你居然会懂那些大人的事情……」

  我看到母亲眼里的温柔逐渐地散去,眼神变得越来越凌厉。妈妈缓缓地靠在了沙发上,原本标准的淑女坐姿也换成了二郎腿,双手交叉叠放在腿上,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原来只是高冷,而现在母亲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凶淫,但是和继母有差别。继母的气场会让我畏惧、让我浑身发抖,而母亲的气场却让我从心底里冒出一阵阵的凉意。

  「嗯~ 小宝贝儿~ 把你的衣服都脱了~ 让妈妈看看,这三年你发育得怎么样
~ 」妈妈用脚尖轻轻地戳着我的小兄弟。

  我赶紧站起来,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跪在了母亲面前。母亲坐直了身子,微微地眯着眼睛打量着我赤裸的身体,看到我坚挺的肉棒时,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那是饿狼看到了羊群时眼睛里才会发出的光芒。我被她看得有点心虚,赶紧低下头。

  母亲把丝袜美脚从拖鞋里抽了出来,缓缓地伸向了我的下体,包裹着黑色丝袜的脚背轻轻地揉搓着我的两颗肉球。「看啊~ 我的源太长大了呢~ 哼哼哼哼~ 」
母亲似乎很喜欢我的肉球。母亲的脚背丝滑又有些冰凉,让我很受用,我轻轻地哼哼着。

  「这几年里,有没有想过妈妈的美腿啊~ 小宝贝儿~ 」妈妈用诱惑的语气问我。

  「有……有……都想死了!」我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

  「哼哼~ 你真的想做妈妈的奴隶吗?」妈妈说着,开始用她的玉足抚弄我的肉棒。

  「想……想!」我激动地回答。

  妈妈停止了玩弄我的下体,坐直了身子,刚才那种放荡的感觉荡然无存,又变回了冰冷。

  我感到了妈妈的变化,赶紧低头跪好,不敢说话。

  「源太,你要知道,作我的奴隶可是很辛苦的。即使你是我的儿子,我也不会怜悯你的。」妈妈的声音很平淡,但透着一股威严。

  「是!我明白,母亲大人!请您残酷地虐待我吧~ 源太愿意做您忠心的奴隶!」
我把头贴在了母亲的脚上。

  「我再郑重地问你一遍:你确定要做我的奴隶么?源太?」

  「确定!」我坚定地回答,然后恭恭敬敬地给妈妈磕了三个响头。

  「好,我答应你的请求。」母亲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

  「去门口把我的鞋叼来!」母亲向我发出了第一道命令。我赶忙爬到门口,叼住了妈妈香喷喷的高跟鞋,兴高采烈地爬了回来。我把鞋子小心翼翼地放下,然后对着妈妈扭了扭屁股,摆出一副谄媚的样子。

  「作为我的奴隶,不经我的同意,不能触碰主人的身体,听到了么?」妈妈一边优雅地穿鞋一边严肃地训我。

  「把你的身体跪直!」母亲冷冷地命令。

  母亲伸出她的食指从我的鼻尖缓缓地滑到下巴,然后滑到喉结,再滑到乳头。乳头上传来了一阵酥麻,我轻轻地呻吟了一声,身体不自主地缩了缩。

  「你的乳头这么敏感么?真是天生的奴隶啊!」母亲似乎有些开心,但她的手指没有停止,又滑到了我的肋骨下方。

  「看着我!」母亲说道,我赶紧抬起头。母亲那纤柔的手指突然刺进了我肋下的某个穴位里。

  「啊!!!!!」我一声惨叫,身体一下子抠了起来,一种又痛又痒又麻的强烈感觉从那个穴位传遍了全身。

  「啊!啊!」我继续惨叫着,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终于,母亲停止了她的折磨,我才得以解脱。

  「跪好!」母亲冷冷地命令道。

  母亲把她的食指在我面前晃了晃,说道:「我用一根手指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所以最好不要让妈妈生气!」

  「是!是!」我畏惧地应和着,但肉棒却依然向上挺立着。

  「你的下体很不老实哦~ 」母亲站了起来,用鞋尖戳了戳我的肉棒,然后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我的肉球上。

  「啊!!!!!」我发出了更大声的惨嚎。

  「啊!啊!啊!啊……」母亲一脚接一脚地踢在了我的下体,我疼的浑身是汗,小兄弟也败下阵来。

  母亲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向了楼梯。

  我颤抖地跪着,下体传来的剧烈疼痛让我浑身无力,我现在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蛋碎的感觉。

  不一会儿,母亲提着一个黑色的小手提箱从楼上下来了。她打开手提箱,里面是一个个形状相同,但大小不一的奇怪金属物件。母亲挑了一个第二大的,然后放在我的下体处比了比。

  我定睛一看,这个金属物件的形状跟我现在软踏踏的小兄弟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大了一圈,上面还有一个个的小孔。我在FMEDOMAV里见过这种东西,这是贞操控制器!

  「自己戴上!」母亲把贞操控制器递到我面前。天啊!母亲居然让我戴这种东西!我有点懵。

  「快点!」母亲有些生气了。

  我不敢怠慢,赶紧把这个银白色的鸟笼戴到了自己的小兄弟上。母亲又拿出一把精美的银色小锁,锁住了那个小鸟笼。我看着自己穿着盔甲的小兄弟,心中直叫苦。母亲在我面前晃了晃银色的小钥匙,然后把它戴在了自己嫩白的脖颈上。
  「你那淫荡的下体已经不属于你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勃起!」母亲冷酷地说道。

  「是!是!」我赶紧回答,心中苦闷地要死。

  「好了,坐那歇会儿吧~ 」妈妈的脸色终于雨转晴了。我站了起来,坐在了沙发上。

  妈妈的凤眼眯了起来,眼神开始变得非常妩媚,嘴角上露出了风骚的微笑。她拉起了自己的裙子掖在腰里,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腿和黑色的镂空丝袜……还有粉色的丁字裤。母亲扭动着腰肢走到我面前,一下子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柔软的胸脯顶住了我的乳头。

  「源太~ 我是不是对你太凶了~ 」妈妈的语气很温柔。

  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妈妈,闻着妈妈身上的香气,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妈妈闭上了眼睛,美丽的红唇向我的嘴唇贴过来……

  妈妈吻着我的双唇,一根灵活湿滑柔软的舌头撬开我的牙关钻了进来,在我嘴里搅动着,轻轻地摩擦着我的牙齿,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在我的口腔里弥散开来。妈妈的舌吻感觉太销魂了,我的欲火又被点燃了,小兄弟兴冲冲地刚要上阵冲杀,却一头撞在了金属桩上,弹了回来……那小鸟笼的内壁居然有很多金属圆钉,虽然不尖锐,但是敏感的小兄弟撞上也很疼的!冲锋—刺痛—冲锋—刺痛……就这么反复了几个来回,我的小兄弟没有勇气再战了,可是我心中的浴火还在焚烧,我的脸皱成了包子。

  妈妈睁眼看了看我,眼中满是狡黠、愉悦和残忍,又把我压在沙发靠背上,捧住了我的脸,更加热烈地狂吻,还用花园摩擦着我的小鸟笼。我的小兄弟又开始有反应了,但是根本就站不起来,不停地尝试、摔倒,再尝试、再摔倒,就像一个腿脚发软的醉汉在被人群殴一样。这个小鸟笼让我痛苦不堪!我就像被绑缚在高加索山上的普罗米修斯一样,而妈妈就是那啄食我内脏的恶鹰!让我承受永恒的痛苦!

           第二十三章妈妈的初调教之夜

  终于,妈妈停止了她的折磨,坐起身子欣赏着我痛苦的表情。

  「想释放么?想释放就要乖乖地听话哦~ 」妈妈拍了拍我扭曲的脸,从我身上站了起来。妈妈从长沙发的缝隙里拿出一根黑色的马鞭,在手中轻轻地弯了几下,然后重重地打在了沙发的扶手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给我跪好!」妈妈的声音充满了不可违逆的强势。

  「不要试图破坏这个小笼子,我每次都会检查的,如果让我发现有破坏的痕迹,我就阉了你!」妈妈的声音很淡定,但却让我心里一阵发寒。

  「作为我的新奴隶,你必须要学会一些基本的东西。首先是姿势,六种基本姿势,用ABCDEF来命名。我只教一遍,然后就开始练习,做错一次,打20鞭子!现在好好听着!」妈妈的声音很冰冷。

  「A姿势是高跪姿,上身跪直,小腿紧贴地面,双手背后,挺胸收腹低头,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抬头!」

  「B姿势是低跪姿,大腿与地面垂直,脊椎下压,胸脯、额头手臂贴地,手心向上,整个背部要呈一个30°的斜坡。」

  「C姿势是茶几姿势,大腿和手臂与地面垂直,脊背保持水平,肌肉收紧,低头看自己的下体。」

  「D姿势是受刑姿势,两腿岔开,手背后,腰弯到极限」

  「E姿势是躺姿,整个身体背面紧贴地板,闭上眼睛。」

  「F姿势是凳子姿势,坐在地上,两腿伸直,双手在背后撑地,头向后仰。都记住了么,笨蛋!」

  「记住了!」我赶紧点点头。

  妈妈从手提箱里拿出了一双短款的黑色丝绸手套,优雅地戴上,扣上了手腕处的扣子,又掏出了一个银色的指环,戴在右手的中指上。那指环上中间是一块蓝宝石,周围伸出了八只细长的腿,看上去就像一只蜘蛛。妈妈把右手伸到我的嘴边,说道:「亲吻我的戒指!」

  我轻轻地亲了一下那个戒指,突然感觉一股寒气从我的嘴唇一下子进入了我的体内,在我全身游走。我打了一个激灵,似乎全身的感觉细胞都被打开了,身体格外的敏感,仅仅是跪着,我都觉得膝盖处的皮肤好疼。

  妈妈把皮鞭在手里轻轻地拍了两下,淡淡地说道:「开始练习。」

  「A!」我赶紧背手跪好。妈妈用马鞭拍了拍我的大腿,「大腿夹的不够紧。」然后就毫不留情地在我背上抽了二十鞭子。

  「A!」我忍痛夹紧了大腿。妈妈前后看了看,似乎没有意见。

  「B!」我赶紧摆出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妈妈用皮鞭拍了拍我的屁股和脊背,「大腿没有和地面垂直,背压的太过了。」马鞭重重地落在了我的屁股上……

  就这样,妈妈很耐心地训练着我,稍有一个地方错了,就会挨20鞭子。很奇怪,我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激活了,痛感格外强烈,妈妈的鞭子似乎都抽在了我的灵魂上,让我痛不欲生。

  终于,无论妈妈用怎样的顺序喊出这六个字母,我都做的让她满意了。「好了,算你过关了。今天就到这吧!」

  「亲吻我的戒指!」妈妈又伸出了右手。吻完戒指之后,我身上那种奇怪的感觉消失了,疼痛也没那么强烈了,就是身上有点无力。

  「去把你那肮脏的身体给我洗干净!」妈妈用马鞭一指楼下的浴室,「然后到楼上的卧室来。」说完,妈妈就扭动着腰肢走上了楼梯。

  我清洗着身上的汗水和污垢,被打过的地方全是一道道的血痕,有几个地方还出了血。妈妈比继母严厉多了啊……我心中暗暗地想。

  我洗好之后,来到了妈妈的卧室。发现妈妈正穿着一件黑色的半透明睡衣侧躺在床上,慵懒地用手托着自己的玉腮,露出大半个白嫩的香肩和胸脯,两条完美的修长玉腿随意交叠在一起,在黑色丝袜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诱人。妈妈笑吟吟的看着我,软绵绵地说:「源太,过来呀~ 」

  我看着妈妈这个撩人的样子,浑身发热,口发干,小兄弟又开始找事,但是却被结结实实地摁住了。我捂住了下体,痛苦地弯下了腰。

  妈妈哈哈大笑,缓缓地坐了起来,两条美腿在身侧弯了起来,摆出了一个最让男人疯狂的「M」型,还用手拨开了她那完美的花园。妈妈的花园是粉白色的,微微鼓起,如同含苞欲放的百合,两片肉唇上还沾着一点晶莹的蜜汁,比继母的更诱惑!继母的花园周围虽然也很干净,但还是能隐隐地看到一些黑色的毛根,而妈妈的花园周围却是干干净净,白白嫩嫩,跟她身上一样!

  白虎!我脑中闪过一个词!这是我在色情杂志上看到的词!据说这样的女人天性极淫……天啊!我的妈妈居然是……白虎!我在内心里疯狂地喊着,但却不敢说出来。

  妈妈用手指轻轻拨动着两片肉唇,让它们微微开合,仿佛在随风摆动一样。妈妈的头向后仰着,睡衣从肩上滑落下来,露出了一道浅浅的乳沟和小樱桃的轮廓,另一只手指在嘴里轻轻吸吮着。外表清丽的妈妈摆出了一副无比淫荡的姿势,杀伤力倍增,我好羡慕爸爸………

  「来啊~ 儿子~ 来艹妈妈啊~ 来艹妈妈的小穴啊~ 」妈妈那下流的话语无比
诱惑。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整个人就像爆炸了一样,嗷的一声就扑了过去,把妈妈压在了身下。妈妈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脸红红的,更加诱人了。本能指挥着我的小兄弟向妈妈的花园冲锋,但是冲到洞口却发现还有一道铁笼阻隔。由于这次的欲火烧的太过强烈,小兄弟就硬生生地顶在着那些钝金属钉上,生疼!但是更痛苦的是我只能在妈妈的花园前徘徊,却无法进去。我只能抓住妈妈的两条美腿,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但是却什么也干不了,只能用铁笼蹭蹭花园的门口。
  我无力地放开了妈妈的玉腿,内心涌上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下体传来的钝疼、熊熊燃烧的欲火和面对满汉全席却只能咽口水的憋屈感让我如坠地狱,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妈妈坐了起来,把我压在身下,用胸脯蹭着我的乳头,花园贴在我的铁笼上用力地摩擦着,一双美艳的红唇在我脸上乱吻,嘴里说着更加下流的浪语:「来啊~ 宝贝儿~ 来艹妈妈啊~ 妈妈要你~ 妈妈要你~ 快来
帮妈妈解渴~ 」

  我无声地哭泣着,泪水把妈妈留在我脸上的口红印都模糊了。妈妈终于停止了挑逗和羞辱,骑坐在我身上冷笑着:「呵呵呵,你这种废物,是没有和本大人做爱的权力的,你只配给本大人舔屁眼!」说着,妈妈就转过了身,把白嫩香滑的玉臀摁在了我的脸上,菊花正对着我的嘴。

  「给我舔啊,蠢货~ 」妈妈兴奋地说着,拧住了我的乳头。

  我麻木地舔着妈妈的菊花,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了,肉体的痛苦已经不算什么了,不能勃起的苦闷让我痛苦欲狂,我连勃起的自由都没有了!我的脑海就剩下了一个念头:服从妈妈,取悦妈妈,或许妈妈会开恩,让我勃起和释放……想着这些,我把舌头深深地捅进了妈妈的菊花,舔舐着,搅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终于气喘吁吁地从我脸上下来了。

  「恩~ 源太的舌头真是不错哟~ 哼哼哼~ 」妈妈用美脚揉搓着我的铁笼。
  「好了,睡觉吧,儿子~ 睡在妈妈的脚边吧~ 就像小时候那样~ 」妈妈拉开
了被子,钻进了温暖的被窝里,用脚踩着我的铁笼。

  「晚安!」妈妈关掉了灯,屋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我蜷缩在妈妈的脚边,呼吸着妈妈身上的香气,感受着妈妈传来的温暖,我的小兄弟又想起来反抗,但冰冷的鸟笼用疼痛提醒着它,没用的,你已经没这个权利了……

  我无声的哭泣着,无力感和屈辱感充满了我的内心,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又做梦了,梦到我被一条铁链紧紧地束缚着,躺在一片黑色的土地上,妈妈站在我的身边,似乎在念着什么,妈妈穿的衣服很奇怪,就像……就像在葬礼上穿的那种黑色礼服。妈妈念完了词,就那么冰冷地看着我。我感觉到身下的土越来越软,我开始缓缓地往下沉,那泥土竟变成了沼泽,我想大声呼喊,可是张着嘴什么音也发不出。渐渐的,黑色的泥浆灌进了我的耳朵,我听不见了,灌进了我眼睛,我看不见了,灌进了我的嘴巴,我说不出话来了,最终泥浆灌进了鼻子,沼泽彻底吞没了我……

  突然,一道阳光射进了黑色的沼泽,我觉得有人在踢我的脸。我醒了过来,原来是妈妈在踢我,已经早上了。

  「起床了~ 小宝贝儿~ 今天咱们去玩好玩的~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如果这叫做爱情的话】(完)【作者:INDDUCK】 下一篇:【秀女国的旅行团】(完)作者:遭瘟的猴子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