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PP用户请【右上角】丨添加书签,方便下次访问!!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06)【作者:凹凸人】:


字数:58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丞相异变

  大楚皇历139年夏,历时数月的八王之乱以四王子登基为帝告终,虽然如此,经这场内乱的大楚却元气大伤,南部被魔修所成立的魔夜国给佔据,至於中部的诸侯也纷纷自立为王,一时多出了梧凉国、蛮凉国、大西国与东燕国等割据王朝,天下就此六分,每日皆有战乱发生,百姓苦不堪言。

  此刻一辆马车从梧凉国王宫大门缓缓驰出,后面跟随着一批王宫守卫,正是王宫守卫长王福的马车与其守卫队。

  马车内吴月娟赤裸着她丰满的上半身,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捏着黑色大奶头不断往杯子里挤奶,很快的白色的奶水便充斥整个杯子。她把杯子递给王福,王福一把喝了乾净,嘴角甚至流出白色的奶渍,吴月娟贴心地拿出花纹手帕替他擦拭嘴角。

  「哈哈哈!月娟的奶水比任何的美酒还甘甜啊~ 」王福用手指弹了弹吴月娟的奶头,洁白的奶水顿时又流了出来。

  「云奴!你可不能输给月娟啊!可要好好的伺候主人我啊!」王福拍了拍正张开小嘴努力在他胯下替他吞吐大鸡巴的王后林云娘,只见平时高傲冷艳的林云娘此刻美眸已无往日傲气,虽然还带有着些许倔强,更多却显露出六神无主的神情,樱桃小嘴倒是努力的张开到极限并含住王福的大鸡巴,可惜嘴巴真的太小,只能勉强把王福的大龟头含在嘴里,棒身还有一半在外。

  「呜呜呜……」随着王福按压她的头颅往下沉,大鸡巴一下子顶到她的喉咙,那顶到喉咙的滋味快让林云娘吐了,不停的传出乾呕声。

  看着林云娘那痛苦的表情,王福阴冷的笑了!她非常享受把这个尊贵且高傲的女人给揉佞的感觉,这几日他把林云娘带在身边随时淫乐,虽然从她的眼神里还看得出些许的抗拒,但他有信心再过一段时间,他会把她治的妥妥贴贴的。
  至於为何没被人发现?

  因为他在林云娘寝宫下了幻影蛊,幻影蛊的功用就是可以模仿一个人的样貌和平常的生活习惯,让人以为林云娘一直待在宫中。唯一的缺点是这个幻影蛊的范围不够大,因此幻影无法出寝室半步。但他很放心,因为对林云娘恨透的梧凉王不会来,平时被她拿来当出气对象的大臣也不敢来,甚至会进她寝宫的太监也都被他下蛊,可谓是天衣无缝啊!

  「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停了下来?」车队突然的停了下来,中断了王福的思绪,让王福掀开车布,探出头问了部下发生了什么事。

  「报告守卫长,底下有一些百姓拦在我们面前,想跟我们要点吃的。要不要属下派人把他们给………」回话的守卫边说边恶狠狠地准备要拔剑,哪知王福伸手制止了他。

  「不必!!!你跟其他弟兄分一些食物给他们吧!」王福看着面前那破旧的街道和那一群困苦的百姓,撂下一句话头便进去了马车里,继续享受两位美人的服务。

  「为何下令给这些百姓食物,这并不府和你一惯的作风吧?!」吴月娟疑惑地问道,就她了解的王福是个好色且贪财的人,她不相信这么一个人会突然善心大发的救济这些他往日剥削的百姓。

  「你们这些贱民有福了!我们的守卫长大人要施舍你们食物,还不快谢谢大人!」王福的下属虽然看不起这些百姓,但还是依照王福的命令发食物给这些肚子饿的百姓,当然王福可没说不能嘴里不饶人,因此他们边发边奚落这些百姓。
  「谢谢守卫长大人!!!」

  「王福大人真是个大善人,一定会好心有好报的!」

  「是啊!是啊!王福大人一定一生好运的!!」

  听着马车外的百姓话语,王福冷笑的看着跨下吞吐鸡巴的林云娘,同时大鸡巴大力且迅速的撞击林云娘的小嘴,鸡巴在快要射精时拔出林云娘的樱桃小嘴,浓稠的精液瞬间喷洒了林云娘满脸,满脸精液的林云娘不断的在一旁咳嗽并拿出手帕擦拭脸蛋。

  「有时百姓是愚蠢无知的,只要给他们一些小恩小惠,他们便会对你感恩万分。」王福看着吴月娟笑道,只是这个笑多少带着点算计的味道。梧凉王辜负了这些百姓,建国后的梧凉王整天就沉溺在酒池肉林里,甚至奸淫普通百姓家的妇女,抢夺普通百姓的钱才来供他享乐,甚至底下的官员也上行下效,百姓苦不堪言。这是梧凉国的危机,却也是他的机会。

  「百姓们要活下去的粮食与希望,而我要的只是我的声望,可以帮助我登上大位的声望。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呵呵呵……」

  大丞相林天最近一直寝食难安,因为民间关於他要起兵叛变的谣言无孔不入,让他不堪其扰。

  他是曾想过要起兵,但一来前有大将军张啸天的制衡,二来他虽在朝中势力庞大,但所掌握的兵力还不能保握一定能推翻梧凉王,因此他本来打算在累积一定的实力前先隐忍不发。

  但这该死的留言毁了他的计画,估计梧凉王已经有所防备。现下他是进退两难,贸然起兵面对已有防备的梧凉王可能失败的机率高些,但不起兵的话,梧凉王一定会利用各种理由来削减他的实力。

  虽然如此,林天还是倾向不起兵的,寄望以时间换取空间。

  「老爷!老爷!小姐回来了!」一个仆人急沖沖的跑了进来。

  「小姐回来了?!快快请小姐进来!」

  见身穿一袭红色宫装且头戴凤冠的林云娘,林天赶紧揽住她,开心的道:「我的宝贝女儿啊!你终於回来了!爹想死你了!咦?王福你来做什么?」
  当林天看到林云娘身旁的王福时,立马收起笑容,摆起了高高在上的姿态。王宫守卫长虽然负责宫中守卫,但还不入他这个大丞相的眼底。

  「回禀大丞相,微臣只是护送娘娘回家。没事的话,微臣现告退。」王福拱手抱一的对着林天说道,说完便转身就走,背后则传来林天的「哼」声。

  离开林天家后,王福便上了马车离去。

  马车上,吴月娟帮着王福搥背道:「这下大丞相不想叛变也得叛变了。」
  王福亲了一口吴月娟的脸颊,笑道:「当然,我的蛊术还没有落空的时候。估计我放在林云娘的乱智蛊很快就会让林天失去理智了吧!哈哈哈!」

  「来人啊!帮我把这一封信送给大将军。」王福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马车外的护卫。

  「是!大人!」一名年轻护卫拿起信便扬长而去。

  再来就只剩下时间的问题,王福虽然迫不及待,却耐着性子等待时机到来的那刻。

  毕竟,历史上能成就大事的往往是最沉着住气的人!

  夏天略带燥热的夜里,丞相府一如既往的宁静平和,今夜的林云娘穿着一身朴素的青衣裙把凹凸有致的身材给包裹得紧紧的,平日盘着凤簪的如瀑长发整个放下来,本就绝美的脸蛋上略施胭脂,尤其是那对明亮如月的大眼睛,更是勾人摄魄、美的不可方物啊!

  林云娘一扫前几日被王福迷奸受辱的委屈,也暂时摆脱宫中那尔虞我诈的环境,平常冷艳的俏脸上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此刻她手里端着一壶茶往父亲林天的房间里去,虽说平日她是高高在上的王后娘娘,但在她的父亲面前,她永远只是个爱撒交的小女孩,近日见林天为了谣言的事而苦恼,作为女儿的她却爱莫能助,只有帮父亲泡杯茶以示孝心。

  叩叩叩!

  「爹爹!云娘泡了一壶茶要给爹爹喝。」林云娘轻轻的敲了敲林天寝室的门,却没有人回应她。

  「爹爹?」她在一次的敲门,而这次加重了力道,依然没人回应。

  见依然没人回应,林云娘便准备开门进去。哪知当门一打开后,一股血腥味对着林云娘扑鼻而来,惊悚的画面出现在她眼前,房里好几具屍体倒卧在血泊中且每一具都四肢不全,而一位全身是血的人正拿着剑在喘息着,显然他正是凶手。这恐怖的场景让林云娘手里的茶壶因为颤抖而掉落在地上破碎,而这破碎的声响惊动房里全身沾满血的人。

  血人抬起头看着惊恐的林云娘,当那血人抬头的瞬间,林云娘不可置信的摀着嘴巴道:「爹爹!你怎么会?」

  原来发疯的血人便是林天,可惜回应林云娘的是林天的一剑,这剑毫不留情的刺在林云娘的胸口上,还好林云娘情急下施展出这些天里吴月娟传授於她的合欢堂轻功,才躲过这一剑,不过虽然躲过,但她的青衣裙却也被割破了大半,白皙的乳沟和锁骨暴露在了空气中。

  林天好似失智了般,见一剑没夺取对方性命,连忙又是好几剑连发,让林云娘疲於躲剑。

  「爹爹!是我!云娘啊!你不认得我了?」见林天出手招招夺命,林云娘还想唤醒发疯的林天,奈何并无效果,很快的林云娘的青衣裙便成为一地的碎布,身上更有着些许刀痕正不断流血。

  「云娘?」看着近乎全裸的林云娘和听着她那熟悉的声音,林天脑海深处貌似浮现了甚么,一股宠溺、怜爱的感觉冒出脑海里。

  看着林天似乎有反应,林云娘赶紧在出声呼喊:「是的,我是你的女儿云娘啊。」

  可惜林云娘失望了!林天内心的人性刚被唤醒一会,立马被人类最原始的兽性给取代,宠溺与怜爱的想法迅速转化成对林云娘美丽外表与姣好铜体的热烈需求。

  「云娘……美丽……我想要上云娘!吼~ 」林天突然撕碎自己的衣物,对着林云娘扑了上去。

  「不要啊!爹爹!」林云娘害怕的哭喊,可惜林天一把搬开她的双手,女儿美丽坚挺的胸部展现在他的面前,他随即低下头去张嘴就叼起女儿右乳上那粉红色的小奶头,粉红奶头被亚尺用力的叼了起来,好似快与林云娘的身体分离,奶头的周围更是渗出血,让林云娘痛得哇哇叫。

  感受着爹爹的鸡巴在自己的未经人事的菊穴来回磨蹭,林云娘惊恐的大喊道:「爹爹不要啊!我们是父女……好痛啊!!」

  在林云娘话都没说完的情况下,林天的鸡巴便突破阻碍进入到林云娘的菊花深处,紧緻菊花与鸡巴交合处留下一道鲜血,同时她绝美的脸上也留下清泪。
  林天开始用力的捅自己女儿刚破处的菊穴,手里和嘴上不停的到处撕咬,让林云娘的身躯多了好几道啃痕与血迹,但受创最深的是林云娘的心理。

  她的夫君视她为寇雠,又被小人王福给迷奸失了贞洁,现又被自己的爹爹给破去菊门的处女之身,这让高傲的她无地自容,只能两眼无神的任凭发疯的林天玩弄。

  半个时辰后,在林天一阵高亢的吼声中,精液的种子喷洒到菊门深处,疲软的肉棒从紧緻的屁眼出来,酸臭的黄色白色和沾了些许鲜血的物体便从林云娘的屁眼喷出。

  喘气的林天突然扯着林云娘如瀑的长发,让林云娘吃痛的闭起双眼,在刺睁开眼睛的林云娘在看到眼前那沾满黄白液体的鸡巴时,眼露惊恐的就要撇过头去,奈何林天用力的拉扯她的秀发,吃痛的她顿时张开嘴大叫,但很快的她便只剩下呜鸣声,因为林天那腥臭的肉棒插进她的樱桃小嘴里,开始用力的抽动。

  感受着嘴里那带着粪味与精液的鸡巴味,林云娘噁心的想要吐出来,奈何嘴里被半软的鸡巴堵得水泄不通,她只能委屈的流泪。

  鸡巴感受着林云娘小嘴的温暖潮湿,渐渐地又再次恢复雄风,林天拔出硬挺的鸡巴,让鸡巴再次来到自己女儿两腿私密处之间,而这次发疯的林天终於找对地方了!

  「爹爹!那里不行啊!一插入我们父女便不能再回头了!」感受着阴道那鸡巴不停磨蹭的感觉,林云娘惊惧的道。

  林天对着林云娘诡异一笑,鸡巴一插到底。嘴巴吻上林云娘那带有腥臭味的小嘴,双手捏着她的胸,屁股用力的挺动。

  「我……要插云娘!喔!!」

  「恩恩!云娘的小穴好紧……我……喜欢……」

  随着林天的奸淫与淫语,林云娘竟然产生些许快感,她很生气自己有这种想法,毕竟这是乱伦。但她的小穴就是顺着她的快感流出淫水。

  「爹爹!不要!喔喔喔!!!」林云娘克制着肉欲的快感,试图在让自己沉迷肉欲前,言语再次阻止一番,奈何这都是徒劳无功,她开始失去自我淫叫了起来。

  房里传来这对父女的娇喘声与吼叫声,声音不大不小,但在这宁静的夜晚里终究引人注意,但好运的事这附近并没有人过来,或许都被林天杀光了吧!
  随着时间经过,这对父女纵情尖叫呐喊,最后终归於平静。

  隔天早上,林天感觉自己躺在软软的物体上,伸手一摸,摸到一颗类似包子的物体,一张眼他却吓了一跳。

  这并不是甚么包子,而是他女儿柔软坚挺的奶子。看着女儿泪迹斑斑且两眼无神的双眼,满是齿痕与血痕的娇躯,自己疲软的鸡巴还有半截在女儿的小穴里,顿时他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竟然强暴了自己的女儿!

  「女儿!我……」林天试图解释,奈何却说不出话来。

  「这这……这是!老爷和小姐竟然………」一名打扫的仆人闯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切顿时吓得不知所措。

  「啊!」

  「死吧!」林天起身捡起地上的剑对着这位仆人的颈项砍了过去,仆人顿时身首异处。

  他正要转过身去,却见林云娘早已穿好衣物夺门而出,留下一脸错愕的林天。
  王福今天心情不错,一早就在花园里赏花。

  突然一道倩影铺道他的怀里,一看竟然是林云娘。只见林云娘头埋在他的肩膀不停地哭泣。

  「怎么了?」林云娘对王福的话充耳不闻,只顾着哭泣。

  她应该讨厌王福的,但不知道为甚么,现下难过的时候她只想的到王福。
  王福也识趣的搂住她的腰安慰她。

  当天下午,梧凉王通知群臣要讨论关於上次关於南方边防之事。

  此刻的林天以身穿朝服,但看着确有说不出的诡异,尤其是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神令人心生畏惧。

  此刻被自己女儿的事情操破心事的林天终被乱智蛊给完全操纵,变成一个理智全无的魔鬼。

  就在刚刚她下令要今天就起兵叛变,而且是在朝堂上。

  刚刚有些部下将领认为他此事太过儿戏,须从长计议。而这些人无一被他给斩杀当下,儿戏又如何?他现在就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杀!!!

  杀梧凉王!杀张啸天!甚至杀了让自己心烦的女儿!

  想到那股杀的快感,林天的眼神被红色所取代,再也看不到眼白!

  他缓缓的走上马车,而这辆车将驰往王宫……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上一篇:【迷情仙】(05)【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下一篇:【穿越之我是大雄】(04-05)【作者:再也没拉】
Copyright ©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   【返回顶部】